鱼仔ZAIIIII

我们把世界看错了,反说它欺骗我们

胆小鬼①

abo   红酒和玫瑰的故事

代脸勿升正主    越晚

上升正主你玩不起








01.



“阿爸!我不要去幼儿园!”​



对于自己儿子的无理取闹,张晚意只是温柔的询问原因。这不问还好,一问​吧,刚才还叉腰神气的小男孩瞬间瘪嘴,眼看着眨巴眨巴眼泪就要掉下来了,张晚意赶忙放下手中的外套,把站在沙发上委屈的小朋友搂在怀里。



“别哭啊,贝贝可以告诉阿爸是什么原因吗?”



“阿爸……阿爸……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说我不是阿爸亲生的…呜呜呜呜呜呜呜……”


知晓原因后,张晚意怔住了,身形僵了一下。又努力放松自己的肌肉,恢复正常的声调道



“怎么可能呢?你不是阿爸亲生的,那你是怎么出来的呢?对不对?”



听到回答后,张贝贝还是哽咽着问自己阿爸

“那……那我为什么没有见过阿爹啊……幼儿园里的小朋友都是有两个爸爸的呀……”


张晚意的喉咙似是被什么堵住一般,发不出声音。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调,也是不正常的。



“阿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贝贝再等等阿爹好不好?。”



见小孩儿的情绪还是有点不开心,张晚意赶忙转移注意力说



“贝贝今天不想去幼儿园,那阿爸就先帮你跟小林老师请假,今天阿爸在家里陪你好不好?”​



随后又打开电视,调到《小马宝莉》​频道,当看到自己喜欢的动画片时,张贝贝停止了抽噎,从张晚意怀里出来,坐到沙发上看了起来。小孩子嘛,情绪来的快走的也快,不一会儿就被电视内容逗得哈哈大笑。




张晚意从阳台打完电话请完假出来,看到了这一幕,扯了扯嘴角,在小孩儿身旁坐下。​侧头看着聚精会神盯着电视屏幕的张贝贝,他有些晃神,真的,好像他。



02.





那是马启越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年少轻狂,因为自己的工作家里父母不认同,就跟家里人闹掰了。在公司宿舍住了没到一星期就跑到张晚意租的房子。



是个一厅两室的出租屋,客厅也就是比其他两个房间大一点,小厨房是开放式的,一间卧室,一间卫生间,每个月房租五百,是张晚意失业后万里挑一的房子。



靠着银行卡里不多的余额,一个多月顿顿泡面,吃的他直犯恶心,索性吃一顿饿一顿,清清胃也算是省钱了,Omega身子本就偏弱,导致后来实在是撑不住,得了慢性胃炎。



之后找到了下一家公司工作,工资中等,因为自己一个人住,便也没搬家,这时候来了个人,一张床有些勉强。



其实,张晚意觉得这样还不错。每天晚上马启越没工作时,两人就会相拥着躺在一张床上,聊现在,谈以后。



一次马启越支着身子,摸着张晚意的头说

“哥,以后我们生个孩子好不好?”停顿了一下又接着道:“女孩也好男孩也罢,如果是女孩呢,我保护你们两个,是男孩Alpha的话,就我们两个保护你一个,好不好?”



张晚意没接话,看着马启越的眼睛,在黑暗中依旧明亮的很。他特别喜欢马启越的眼睛,总是亮晶晶的,带着对未来的向往,少年的锋芒与勇敢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双手揽上马启越的后颈,附上了那片薄唇,双唇相贴,用舌尖描绘着对方的唇形,两人皆动了情,红酒浇透了他心爱的玫瑰。



后来,马启越在半个月后不告而别,张晚意打听不到他的任何信息,就像是人间蒸发一般,去了马启越工作的地方,却被告知早已辞职。



之后在张贝贝出生前,林俊毅帮忙搬了家,换了个小区。离开之前,张晚意挺着大肚子,望了望这个留下了不少回忆的地方,看了半天,突然发觉,自己和马启越在一起这么久,连一张合照都未曾留下,甚至,马启越单独的照片也没有。



03.




腿部传来的压力唤回了张晚意飘远的意识,低头一看是小孩儿看电视看困了,倒在自己腿上睡着了。阳光从落地窗打进来,显得房间温暖至极。


张晚意喃喃自语道,


“马启越你到底去哪里了呢?”


无人回应,手骤然握紧。近年来,随着张贝贝的出生,家里的亲朋好友,身边的同事都多多少少会说些有的没的闲话,张晚意撞见过几次,只能装作无事发生,依旧是那个温柔有分寸的张晚意。



之后林俊毅问他,


“你之前不是有个男朋友吗?”



张晚意依旧是恰到好处的抬起嘴角,轻声道,


“他啊,出国了,大好前程呢,希望他能一切顺遂。”



听到了吗?马启越,不管你正在为身边谁撑伞,我也希望你一切顺遂,在这里,还有我爱着你。




tbc.

Abusrd 1

小🐎文学   ooc

无三观   代脸不上升

上升正主你玩不起







链:


二维码 



这个链接有点麻烦,点开是二维码,先保存至相册,然后weixin/QQ扫一扫即可阅文,我不确定有没有密码(没搞明白)有的话要不就是0325或者是0422,就这两种可能,当然,也有可能没密码。






那束满天星❷

阅前须知:

[看设定:设定 ]

章节❶ 

文笔蹩脚,介意左滑

本文字数:1.4k+













“舟舟!”



一道男声响起,小女孩止住哭声,马启越暗自松了口气,抬头寻找声源。



“阿爸……”



女孩离开蹲着的马启越,向一位男人跑去,那男人长得秀气,特别是眼睛,漂亮的紧,可能是太急,条纹衬衫上两颗纽扣没扣上,领口大开着漏出精致的锁骨和一片起伏剧烈的胸膛。此时他正蹲着跟小女孩讲话,离得不远,大致就是担心小女孩,不要再让她乱跑了



“可是……我找到阿爹了呀……”


“什么阿爹?”


男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了站在原地无措的马启越。刹那间,那晚的记忆海水般的涌现,压迫感强烈的Alpha信息素、怎么也推不动的人、体内忽略不掉的炙热、以及接踵而来的吻……不仅是他,马启越在与男人对上目光时,忽然觉得出一些熟悉感,但他说不上来。


“阿爸?阿爸你怎么啦?他是阿爹……”


“他不是!”



是有些微怒的声音,小孩立马止住了声音,就连笑容都消了下去,抬头不解又有些委屈的看着男人,她不明白,为什么平时无论自己怎么闹都会温柔的阿爸,今天就因为自己说找到了阿爹而凶了自己。


“你别过来!”


“阿爸……”



马启越向前的脚步愣在原地,他看见男人把小孩护在怀里,向自己喊着,此时天已经黑了,楼下人也走得只剩下几个服务员,就这昏黄的灯,马启越看到男人红了的眼,细看的话还能看到他的身体在颤抖。马启越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你别激动,我不过去”


“……”



孩子已经被护在怀里,发现这边异样的服务员走了过来,三三两两的站在两边,都在劝有什么事好好说。马启越特别想说自己和他们没关系,可那些服务员根本不给他插嘴的机会,试了几次的马启越叹了口气,放弃了,一屁股坐在服务员拉过来的椅子上,不说话,就放任他们在自己耳边劝些根本没有的事。看着对面依旧炸毛的男人,看着他警惕的看着自己护着孩子往后退,退了大约几步的距离,一转身快速的跑上二楼,进了自己隔壁的房间。




一进门的张晚意把小孩放下立马瘫坐在玄关处,仰着脖子大口喘气,没反应过来的小孩弱生生的叫了声阿爸,被猛的拥进怀里,有些蒙的回抱了这个现在不是很坚强的阿爸。



“阿爸,你的兔子没有来吗?”



是阿爸平时跟她说,如果自己不开心了要和阿爸说,而阿爸有兔子陪着呢,兔子会安慰不开心的阿爸的,可这次阿爸很伤心的样子,可兔子没有安慰阿爸。


“嗯,兔子,兔子会回来的”


“阿爸不要不开心,舟舟在呢”


“嗯,阿爸还有舟舟呢,阿爸不伤心”



一大一小抱在一起,张晚意感到肩上一沉,转头一看竟是这小姑娘趴自己肩上睡着了,他无奈笑了笑,把鞋子脱了,给小孩换了套睡衣,把人放床上盖好被子,关了大灯,只留了床头的一盏小夜灯。张晚意坐在床沿,抚摸着舟舟的头发,看着暗黄色的灯光下小孩安静的睡颜,他眼泪控制不住的掉,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张晚意起身去了卫生间。



“混蛋啊,还出现干嘛呢?”




镜子里的自己眼睛有些肿,脸上尽是泪痕,后颈腺体处贴着抑制贴,他伸手撕下,橘子汽水散在有些狭窄的卫生间的各个角落,可酸甜的橘子汽水中还混杂着不可捉摸的洋桔梗的香。张晚意讨厌洋桔梗的味道,刚生下舟舟的时候,朋友来医院看望他,拿的就是束粉白相掺的洋桔梗,等闻到味道时,张晚意脸色瞬间惨白,吐的呼吸困难,并且牵扯到了伤口,竟然昏了过去。



“可能Alpha的信息素是洋桔梗,病人是被强迫的,应该是对洋桔梗出现了应激症,以后多多注意点吧,尽可能的不要让他的生活里出现洋桔梗、桔梗这的东西……”



此后除了每次张晚意的信息素里会出现洋桔梗的味道,其余再也见不到洋桔梗的影子,起初张晚意闻到自己信息素里有洋桔梗的味道时,恨不得把自己的腺体取下,他确实也预约了手术,但被朋友拦了下来,跟他打感情牌才把人将手术取消,那段时间,他被确诊为产后抑郁,没有Alpha的陪伴,张晚意只有一个人。





兔子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只是自己舔舐伤口罢了。






                              –tbc–










妈耶!终于写二了!我好慢啊!!!!!!!(抓狂😫)



那束满天星❶

阅前需知

[看设定:设定 ]

文笔蹩脚,介意左滑

本文字数:1k+








大巴车在路上行驶着,路又不平,颠的人反胃。马启越怀抱着黑色双肩包脚边跟着白色行李箱,耳机里循环播放着同一首摇滚,似是怎么都听不腻,有时还摇头晃脑的跟着小声哼两句。可能是车的年龄太大,虽然开着制冷,但好像没什么用,依旧热得发闷。



“喂!还要多久啊?”



坐在离马启越三个坐的大哥喊了一声,那大哥一看就是举过铁的,一身腱子肉,谁见都得犯怵。



“哎呀,不急,快了。”



司机也不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乘客了,边拐弯边懒散的回答。马启越抬头瞭了眼司机,扯起了一抹笑,将鼓点音乐按下暂停键,打开之前因为紧张高考而无心观看的足球赛,饶有兴趣的看了起来。鼻腔突然充斥着呕吐物的刺鼻味,他抬起头看到一个小孩子吐的昏天暗地,皱眉伸手将车窗拉开,滚热的热气扑面而来,马启越把口罩拉到眼下以保遮住眼睛以下的半张脸。



耳边是屏幕里足球赛的热闹,又是现实中孩子的呕吐声和家长道歉混杂在一起的声音。马启越既听不清赛事又被呕吐物的刺鼻味激得烦躁,索性退出足球赛,重新按下音乐的播放键,这次换了首抒情歌,随机的,反应女性权利的一首歌,是站在女性角度写下的词与曲,这几天的新闻看得他喉口发涩,实话说,他在十七岁末的时候犯了个大错。



望向窗外,路旁的景色快速的后退,晃得人眼花头晕,嘴里的橘子汽水糖化的差不多,口腔充斥着属于橘子香精的酸甜。耳边的音乐正是高潮,马启越愣着神,脑子浮现出一句话


“保护花的方式从来都不是阻止花盛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马启越有些犯困时,大巴车终于停了下来。马启越关闭音乐,背上包拉起行李箱随着人群下了车,顶天的太阳照得人睁不开眼,他抬手挡了挡刺眼的阳光,自然没什么用,叹了口气后认命的掏出手机,打开导航,跟着导航弯弯绕绕总算是找到了地方。这次他的目的地是一家新开的农家乐,没什么名气,评分也是中等的,主要是人少。




“哈……”



刚到房间脱了鞋关门,把行李箱和背包随意一放就趴在床上,被颠了半天的肉体暂时得到柔软的床的慰藉。趴了一会儿又起身打开行李箱找出新的衣服进了浴室,洗了个热水澡后马启越恢复了元气,出来时穿着干净的白T和黑色五分裤,顺便把脏衣服扔进自动洗衣机。



嘴里哼着不着调的旋律,惬意的趴在床上打开在车上放了不足30%的足球赛,晃着露出床外的小腿,趴累了就翻个身,就这样过了几小时,看完了三场比赛,直到肚子不满的发出抗议马启越才发觉自己已经颠的胃里只剩水,从床上爬起来,到门口换了鞋,拿着手机下楼,随意寻个位置坐了下去,刚拿起来菜单却感觉自己的腿贴上了个的东西,吓得他赶紧低头瞅,是个白乎乎的小女孩



“阿爹!”



奶兮兮的童声打动了马启越,不过这话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脑海内神经打架,不知道怎么回答,怎么就当爹了?却还是低头结结巴巴的答道



“嘎?我我我我我我我不是你阿爹啊!”



然后马启越就眼睁睁的看到小女孩嘴角立马向下撇,瞬间掉了金豆豆,惊得马启越连忙抽了几张餐巾纸蹲下给小孩儿边擦眼泪边哄,关键是他活了十八年从来没带过这么小的孩子,越哄眼泪越多,急得马启越都快哭了,恨不得跟着小娃娃一块哭。







-TBC-







有点想加上晚意带球跑怎么破?

中间那段女性权利是我突然加上的,不知道你们看着别不别扭,强不强硬,如果有的话跟我说一下,我看看能不能换换。





   



那束满天星[设定]


ABO   年下    越晚    带球跑

洋桔梗Alpha×橘子汽水Omega

年下直球狗狗越×温柔笨蛋美人意

两个别扭爱情笨蛋的故事

私设如山   ooc我的

文笔蹩脚,介意左滑


【越晚 | 春日宴 | 15:00】《十八岁的他》


※BGM:《十八岁》

※上一棒:@易念意 



 ※正文: 去weibo 鱼仔ZAIIIII

没有的话私信,可能会回复不及时
  

密码是小越生日



※下一棒@闻人苏 




小声念念:


小越啊,生日快乐!

愿少年心向阳无悲伤

愿少年爱之所爱

愿少年前程万里

愿少年站上最大的颁奖台笑眼盈盈

愿少年的生日皆为十八岁




心脏搏动⑥

ABO       年下       越晚

弟弟A×哥哥O

洋桔梗A×白玫瑰O

娱乐圈设定        带球跑

ooc我的,甜甜的恋爱的弟弟哥哥的

勿升正主哦








马启越听后欲言又止,到最后也未曾开口。两人就是这么面对面坐着,张晚意扯了扯身下的毯子,这会儿他更难受了,对面似有若无的信息素影响着他,对于被标记过的Omega,张晚意渴望的不只这一点,他的手下意识的抚上小腹,而这一切都被马启越尽收眼底


“哥,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


张晚意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回答,沉默着。太静了,静的张晚意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他在疑惑在害怕在犹豫在徘徊,他不确定马启越对那晚是否有印象,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要不要告诉他。


“没事……要喝水吗?”



不等马启越的回答,张晚意自顾自的站起身,在对方的眼神下走向饮水机,他想要逃离这宛如修罗场的地方,可他忘了,自己的发情热正在高潮期,那一块被他印湿,马启越也疑惑,一进门他就觉得不对劲,海蓝色厚重的窗帘将窗外的阳光挡住,一丝一缕都不曾泄出,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和那晚的很像,不似是刻意的香水刺鼻,却让人如毒般上瘾,难戒。




那晚的身影一直盘旋在马启越的脑海,麦色的皮肤,红润的唇漏出隐忍的声儿,还有那如泥潭般让人拔不出的温柔乡。可惜,马启越未曾看清对方,那晚他喝得断了片,他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怀孕,自己带没带套也想不起来。不过马启越现在有个大胆的想法,可能,那晚的人是张晚意呢,这并非是空猜想 而是张晚意的种种让他怀疑,但让他单列出来却列不出。


“喝点水吧,最近怎么样?”


“嗯……在筹划新电影的开拍”


“不错嘛,事业有成哦”



一套官方的问候下来是无尽的沉默,啊!张晚意要疯了,马启越看自己是什么眼神,还有,能不能把信息素收拾干净啊!知不知道对我来说是毒药啊!你不走我要暴走了!


“那什么,哥我先走了”


“啊?啊……好路上注意安全”


“嗯”


在张晚意内心暴走了无数次后,马启越终于站起身走了,奇怪啊,张晚意生出了想要人再留一会儿的冲动。


“啊……”


关上门后张晚意摊在沙发上,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发呆



“奇怪啊,马启越你真的让我变得奇怪啊”


喃喃自语,没有人的回应,张晚意也就慢慢睡了过去。









呕吼!@我的糖豆先生 @all男主激推bot(xz糊穿地心  @粉杠本杠 @殊 @SAKUROU(高考暂退) @C. @有情况鸭鸭! @x @真不戳 @朝曦池者 

应该是这些宝贝要艾特(没想到备注不能看啊!)

其实本来打算前几天出的,结果天不尽人意的,长得水痘又痒又疼,真的没有心情码字,也就今天才没那么痒,就赶紧码了⑥,而且文笔很烂,真的很抱歉很抱歉没有那么快更新,也谢谢大家能够抽出时间了看这一篇不怎么样的文,谢谢大家!




心脏搏动⑤

ABO       年下       越晚

弟弟A×哥哥O

洋桔梗A×白玫瑰O

娱乐圈设定        带球跑

ooc我的,甜甜的恋爱的弟弟哥哥的

勿升正主哦







张晚意自从几天前参加完颁奖典礼后一直郁郁寡欢,没人知道他那晚经历了什么






……典礼当天



张晚意一到现场就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劲,又说不上来,就按了按抑制贴,他来的早,除了一些正在调试装备和布置现场的工作人员,便没多少人,都坐在位置上,张晚意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突然觉得自己的位置真好,不仅在前排最重要的是旁边是马启越,他突然想找工作人员换位置了,但看着正在处理突发情况的工作人员,想还是等会儿在说吧




结果这一等就等到了典礼快开始,马启越早来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了,这会儿正盯着他哥看的正起劲儿,张晚意不敢转头,就用手肘轻轻顶了顶旁边宛如痴汉般的马启越,直到手上传来热感,张晚意猛的转头,这一转头让张晚意的唇从马启越的唇上擦过,张晚意愣住了



“欢迎大家……”



直到主持人的声音响起,张晚意才把手抽出来,赶紧坐好,佯装无事发生,马启越看着他泛红的耳尖摸了摸嘴唇,笑了。





回到现在,张晚意终于明白当时的不对劲是怎么回事了,这几天他发热期……




一波情意过后,张晚意叹口气站起身,看着浅灰色的毯子浸成深灰色的那一块,再次认命的把毯子丢进洗衣机,随后又从柜子里拿出一条跟原来一样铺在沙发上,抄起手机跟查文浩聊天,想依此分散注意力,他最近觉得查文浩不对劲,但自己脑子又转不来弯




过了一会儿后很显然张晚意以分散注意力来缓解发热期那太不可取了,一波又一波的情意涌上来,折磨的他要疯了,张晚意拿出之前的抑制剂,正想撕开包装扎上去时,看到包装上有一行黑体字:



孕夫严禁使用



张晚意懵了,他为什么之前要买强型抑制剂啊!把东西一扔,张晚意抱着腿坐在沙发的一角,开始胡思乱想。想到小时候和泥巴,想到中学刚分化成Omega时,想到那晚的典礼,想到马启越愈发成熟的气质,想到马启越……啊啊啊啊!怎么又是马启越!不过就一小屁孩而已啊!想着想着就哭了,本想就哭一会儿,结果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生气啊,也不知道气什么,手在拨号键上时猛的刹了车,因为有人按门铃。



张晚意赶忙擦干净眼泪,吸了吸鼻子把毯子丢进洗衣机里后赶紧过去开门



“哥”


张晚意觉得自己就算时哭死,也不会给这个开门的



哥个屁啊!谁TM让你来的!你TM凭什么来!



“怎么了?”



话问出口,两人皆是一愣,张晚意的哭腔重的狠,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声音



“哥……”



“刚看了一特别感人的电影”





特别感人,感人到我自己感同身受








我更新了!感谢大家的等待!我会抓紧时间出⑥的!@我的糖豆先生 @SAKUROU @我要攻宋居寒 @殊 @all男主激推bot(xz糊穿地心 @Cʸⁿ 


心脏搏动④

ABO       年下       越晚

弟弟A×哥哥O

洋桔梗A×白玫瑰O

娱乐圈设定        带球跑

ooc我的,甜甜的恋爱的弟弟哥哥的

勿升正主哦





张晚意最近吐的更厉害了,别说是吃饭了,连喝水都会反胃,所以比刚怀孕那会儿还瘦得多。小念拉着张晚意去到医院,也不管正主什么意见。她直接约了专家号,而且是秘密诊断。


“你这孕期反应有点大啊,这边建议你住院调养,你看怎么样?”大夫一手拿着咨询单,一手在电脑上打字,“我们考虑到你的身份有些特殊,所以任何消息都不会透露出去。”张晚意本来还在犹豫,自己深处娱乐圈,一旦消息被透露出去还不知道那些无良媒体会报道些什么狗屁言语呢,一听是保密的,小念立刻开始了劝说张晚意的行动。


直到张晚意躺到医院的床上时,耳边和脑子里都还环绕着小念的那些劝言,还是无限循环3D的那种……


“意哥!我回来啦!”小念两只胳膊上挂满了东西,脖子上也挂了一个包,等半天没得到回应,她探头一看…………坐在床边查文浩……还有林俊毅以及在床上睡熟了的张晚意


“说吧,怎么一回事”咖啡厅包间里,小念对面坐了两个气场强大的男人,吓得不敢吭声,“莫小念!不会说话了?”查文浩这次是真被气到了,脸黑得堪比吃醋时的林俊毅,人小姑娘哪见过这阵仗呐,在她心里查文浩一直都是稳重,温柔,随和,可爱而时而中二的人,哪有见过这么生气的猞猁……


“有有有……”本来口才就不怎么样,这会儿怕得结结巴巴,“有两个多月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儿!”莫小念心里感慨:意哥,这邢我替你受了,我对你……还没感慨完就被脆生生的“啪”一声给拉回了现实,好家伙……查文浩直接把酒杯捏碎了……这得多大仇多大怨呢。不知道的以为是查文浩自己Omega   怀孕了没告诉他似的。


“手没事吧?”林俊毅看了眼莫小念,给人瞅得后背发凉,接着他自顾自的牵过查文浩的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检查了几遍,才放心的把猞猁的爪子握在手里。被自家爱人的信息素安抚着,炸毛的猞猁才渐渐冷静下来,往林俊毅身上一靠,盯着对面正磕到CP努力憋笑的莫小念,又想把这完蛋玩意儿给她辞了。


“笑屁!”查文浩越看越难受,这人怎么被“审问”都那么高兴?他得跟莫小念学学,以后回家晚了林俊毅黑着脸审问自己的时候心情也这么愉悦“笑什么啊?这孩子到底是谁的!”一听到提起自家演员,她本来憋笑到发抖的肩膀,瞬间正色起来,让查文浩一度认为她有点毛病


“这个我们老板也在……”话没说完,就被手机提示音打断了,莫小念以为是张晚意醒了找不到她,一看是自己老板发来了一段监控录像,她还没仔细来看,手机就“叮叮叮叮叮”个不停,震的她虎口发麻,还都是一大段的语音,可能觉得不够,直接就一个视频电话甩过来,吓得莫小念手机差点抛出去,看了看对面的两人,查文浩点了点头移开了眼,被林俊毅半搂着


“小念呐?晚意没在你旁边吧?”


“没有,怎么了?”


“孩子的另一个父亲,好像是马启越……”


莫小念:“……”


查文浩:“……”


林俊毅:“……”


莫小念觉得自己的世界崩塌了,论自己磕的CP成了狗血CP怎么办,她觉得自己得去某乎等个答案。同样,查文浩也被震惊到了,挣扎着从林俊毅怀里坐起来,一脸不可置信,“喂?小念你别跟别人说啊,那个监控录像你看下,我先挂了”莫小念恳求自己老板憋说了,挂了电话在查文浩的目光下打开了视频:


视频里张晚意被马启越从外面抱进酒店,当时人少,就一个前台小妹……还在打瞌睡,张晚意红着脸,在马启越身上蹭来蹭去,一会儿亲一会儿啃的,随后就被抱进马启越的房间……


空气突然安静……


“妈的……马启越这个完蛋玩意儿!才多大啊!就把张晚意肚子给搞大了!”查文浩说着就要掏手机,被莫小念连连按下了。“查导冷静冷静冷静冷静!意哥他知道的,而且我们问他的时候他也不说……”听到这,查文浩掏手机的手愣在原地,“把这件事你知道的全部给我交代出来!”然后莫小念就哆哆嗦嗦的把前因后果给讲了出来,当然,不包括不知道的


“混蛋玩意儿!”










跟大家说一下更新《感官》的事,近期就想着把《感官》跟跟进度,什么时候更新我也确定不了,因为学业原因,我们要上十二天,而且是全寄宿不让带手机的……(无语😑)周末我也不确定会不会更新(脑洞有限,作业也多😑)